邓浩诚


联合创始人 • 软件工程师 • 导师

我从小热爱科技,意识到科技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。在香港科技大学毕业后,我当了多年软件工程师,觉得应该利用科技,把知识分享出去,于是参与了个人化学习平台这个项目,从而鼓励学生多利用科技帮助他们学习。

黄钧陶


联合创始人 • 教学游戏设计师 • 导师

2013年,从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科学毕业后,我从事了三年帮助成绩较弱学生克服学习困难的工作。从中,我有一个令人不安的观察:学生越来越难专注在课业之上。

其实这并非新鲜事。早在2001年,美国教育家Marc Prensky提出:「Our students have changed radically. Today’s students are no longer the people our educational system was designed to teach.」 Prensky提出「数码移民」、「数码土著」的概念。新一代的年轻人,一出生便拥有电脑、手机等电子设备(数码土著),思维方式、对世界的认知从小就与上一代的成年人(数码移民)不同。教育系统是上一代成年人的心血结晶,但很遗憾已与新生一代的思维模式脱节了。

这是一场世界性的危机。娱乐产业高速崛起,无孔不入。新一代从小习惯互动,抗拒单向灌输。娱乐加上移动支付如虎添翼,毫不夸张地说,拥有一部手机,便拥有通往全世界的娱乐和海量资讯的钥匙。

我们的教育呢?引导学生有效学习的力量在哪里?二十年如一日,我们的教材还是老样子:工作纸、笔记等,在新一代眼里,存在感已然非常薄弱。

难道我们要新一代的学生,单靠「意志力」来抵抗诱惑?这现实吗?学习要变得有趣。教学模式、教材形式的升级刻不容缓,这就是我们发展的方向。

黄仪娟


教学顾问

港大毕业后,我一直从事教育、专业培训及考评工作,给我甚多机会反思,愉快学习应具备什么元素。考试,及固定内容的学习模式,应否是优质教育的基石?很多时候,看着聪敏的学生,让备试模式的教育系统,磨折怠尽,学习兴趣与动机流失。

学生学习的内容,能否有自选的空间?能否重新启动自发学习的情绪?制度除了培养考试尖子外,是否尚有馀地,让非尖子也能愉快学习?

三年前结识了两位年青人,用他们的技能与热诚,编製出游戏学习程式,让尖子非尖子,各自投入,由系统引导、练习一一存档,学习的动力,像土壤裡的种子,点滴攀升。